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岭南国画院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官方网

 
 
 

日志

 
 
关于我

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中国国家画院画家,中央机关书画院名誉院长,文化部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青工书画院长,中国白云山书画研究会会长,郑一粟艺术馆馆长,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预防犯罪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国际书画院名誉院长,岭南国画院院长,民盟广州书画研究院院长。

网易考拉推荐

国学与书法  

2014-06-17 14:05:45|  分类: 书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梁定祥

国学与书法之定义:

    按传统学术源流界定,涵盖中华民族,尤其汉民族文学史学之经史子集(另详),可统称为国学或称国粹。

书法,作为文字书写载体,它与文字的产生演绎、发展同步而行。今人所称笔墨当随时代,正是书法与文字关系的贴切诠释。

 

文化的传承:

    古代传承学问的途径不外如下:1、门派的传承2、家学的传承 3、官方机构宗族教化的传承等。在农耕社会状况下,封建教育的局限性明显,普罗市民、贫民,要获取知识,大多从世代口耳相传,或官方的传播获取有限的知识文化。前人所说“不读书也明道理”正缘于此。故社会大众,无文化,或曰文盲,无缘接触书籍、笔翰。

    进入课堂受教育之仕子,遑论师从硕儒巨擘或名师贤仕,或先辈乡贤,甫读书必与仕途为目的。所读之国学典籍,在未有印刷术(以北宋为界)之年代,均为手抄本,若是名家或圣人本,弥足珍贵,世代承袭,衣钵相传,因是人手誊写,风采神韵,跃然纸上。圣贤手稿,举世珍稀,垂范千秋。自唐以来,科举考试,书法取仕,延绵近世。道德文章,先取书法优者。所谓字如衣冠是也。书法与读书相生相伴,如影随形。

    从文字的起源,即有书法。结绳而后,史传燧人穴居,有巢有熊之说,河图洛书之奇,鱼虫鸟篆之诞,皆为上古文字之源头。见诸殷商年代之安阳甲骨片其数量之多,刊刻之精工妙曼,文辞之高古雅逸,书文合璧,双辉互拱。

古人云:书画同源,先人创造文字,肇自象形。书之者,实则如作画,以画指事达意,故有是说。

汉文字之奇,实为方块单音,琅琅上口,韵律铿锵跌宕。书者从“永”字八法始,会八方之神髓,入其堂奥。遣词造句,篇章已成,书之更臻升阶晋殿。

 

 

书法源流简述:

毛笔诞生史称秦之蒙恬,现代考古发现秦之前春秋墓道,已有毛笔书写之绢书,故此说应推前300年为宜,所展示之文辞与书风虽名不见经传,但均膺上品,可窥当时书法水平。

历史掌故,载古人读书,妙在心读神悟,且以抄读为乐,特别精辟章节反复誊抄不倦,籍以终生未忘,尤倡导孩提时起,力胜强记,手抄口诵,入脑长萦,终成手心相应。此又一书法与读书习文同步之例证。纵观史上学问大家或不知名或待考证者,所遗之翰墨书简,既有流传千秋万载,放诸四海而皆准,施之百世而不惑之鸿篇巨制,亦不乏情信辞达之信札美文。书者的水平,大体表现出当时之一代书风与学风。70年代初,马王堆出土的竹简道德经,轰动学界书坛,稍后延居楚竹简出版,其书风遒劲、险俏。然不失书卷气韵,虽畧带刀笔意,细观却风情万种“唯楚有材”可见一斑。   

 

 

国学与书法同步之探求:

     探求书法史历程,断代而观之;商周至秦为一代,秦至魏晋为一代,魏晋至唐为一代,唐之后为一代。如此粗畧之分,主要以书体之演变为脉络。若以此而分,则同一代之文学风尚各具其态,发展历程之漫长,可偱迹而上溯观之,与书法之演变,同样脉络分明,同步齐驱,现时所称先秦文学,其书写的书体,当以篆体为主,包括秦以前之甲骨、钟鼎金文。秦汉至魏晋时期之文字,赋体文学盛行,其诗歌水平,在诗经的基础上,突飞猛进;咏志咏物抒怀之风,田园山林川泽之情愫开一代风气;而汉代以汉隶(包括章草)为主,至南北朝,书体渐向楷演变。因而此一时期的书法面目与文风、世态风,同样千姿百态,异彩纷呈。大量出土的碑刻及遗留墨迹,已署书者姓名,足证书法在当时受朝野的认知度。

     而魏晋至唐,楷书体面貌渐臻完备,表现在文学方面,士大夫之情怀已近乎理性现实。陶渊明为代表的现实主义诗文诞生,为唐代诗风之先驱。而该时期的书法,承前启后;承秦汉之古朴沉雄,开晋唐之法度森严。传世之龙门廿品,张猛龙碑,董美人碑等琳琅满目,以书风探求之,当时为楷书之前期,影响所及,垂范当代。该时期前段,文学方面,最著名的为建安七子,以曹植为例,其传世代表作洛神赋,言辞婉约,优美感人,比兴寄思,抒怀缠绵。现存王献之书法洛神赋十三行小楷,同样精妙绝伦,与章辞合璧,同为文学与书法同步之又一左证。

     至晋代,书风变易,实时势趋之,由尚虚玄而趋务实。民俗喜闻乐见渐向返璞归真,士大夫之清谈,已具务实,面对宇宙人生之寄怀。书圣王羲之诞生,千古传诵之,兰亭雅集,曲水流觞之情景,可见当时士人、文人翰墨情缘。

     唐代书风,实书法史一大里程碑,自晋唐而后,书体在楷书定型之语境下,已突出个人为名之书风,由隋入唐之欧阳询,比之隋一代之书风,面目一新。虞世南、褚遂良等初唐名臣兼书法家之书风,比之前朝,亦具个性。自唐贞观以来,国力鼎盛,万方来朝。表现在文学艺术上,后世有“唐尚新材,魏宗故实”之说,细观唐之诗歌,特别是韵律诗,登峰造极,千古传诵,出现李白、杜甫、李商隐、李牧等伟大诗人。唐之古文,韩愈、柳宗元等大家如椽巨笔,御千军万马。丝绸之路之开拓,为音乐舞蹈之交流,带来蓬勃生机,表现在敦煌壁画上之造型及龙门石窟等地之造象,足证唐代艺术辉煌。书法上,至颜真卿诞生,开一代书风,其书面目,正面迎人,荦荦大端,一改之前囿于二王而不敢逾越其樊篱之积习。颜书面目之魁梧,为盛唐印记。

     颜之后之书家如柳公权、薛稷、徐浩等个性明显,而他们均为诗文高手,并有书论遗存至今。唐代之书家,已着重书论的研讨,著名者如孙过庭之书谱,其书其论堪为圭臬,怀素自序帖等,其笔法,承张芝索靖之神髓,史称狂素,后世追慕者络绎不绝。以自然界生态、人物形象动态隐喻借鉴、比喻的书法论述为人追捧,如杜诗见公孙大娘舞剑而悟书法之诗,亦诗文与书法之佳话。

     历史上名家遗墨留存至今,年代最久者,当推晋代名士陆机之平复帖,为纸本,1尺见方。内容大致为病愈后致友人之便笺,字里行间,透露出书者病后心迹:行笔凝重,稍显抑郁,不经意处仍显书者运笔练达,机抒自如。

    书圣王羲之墨迹,已不复存世,然临摹本众多,著名之十七帖及怀仁集圣教序,唐代冯承素双钩摹兰亭序(神龙本)等,传至当世,抚其文之情貌,曲水流觞之雅,仍想见书圣之高山可仰。今人谓某君之行文具书卷味,仍喜以“二王遗风”冠之。

    书体或书风之流传与推广,其实与当政者之法令与喜好休戚与共。秦始皇书同文,令李斯颁令小篆为官方文字,李斯亦为大书家,其驿山碑为代表作。

汉代以隶书为官方文字,史传程邈所造,有礼器碑,史晨碑,张迁碑等传世,近代出土的西汉、东汉帛书、竹简等文物,其书法水平甚高,长沙马王堆出土之道德经抄本,惊动学界书坛。

唐太宗推崇二王书法,令群臣临摹王羲之兰亭序,故有兰亭八柱传世,成史上美谈。

当皇帝昏庸,而在艺术上建树良多之宋徽宗,其独创之瘦金体,至今仍为书画家追摹。

文如其人,书如其人。古之圣哲,学富五车,道德文章,垂范千秋万世。王羲之数代皆贤人雅士,颜真卿、褚遂良等亦忠臣义士、正人君子。颜真卿行书之祭侄季明文稿,字里行间,透露作者义愤之激情;柳公权答皇上论笔之道曰:“心正笔则正”。褚遂良刚正不阿,为佞臣所害等,而诗仙李白亦擅狂草,有上阳台诗为证。故世人多以人品之优劣而取舍书品。严嵩、秦桧之流虽书艺极高,而人品失缺,故世人唾弃之,遂成千载骂名。而黄巢、蒲松龄、洪秀全诸君落第,皆为书法不入考官法眼。

 

 

习书习文与书法闲谈

古人习文,实与习书同步,从形意会之,“书”之本意,为人之手提一管笔,下面展开者为书。故称读书人不可不提笔。

习文者,蒙童先从蒙学起,读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等,继而四书等而入国学殿堂,而读与写,用毛笔,必习书法。

习书亦如习文,必循正道法门,近世人力主从唐楷入门,始于“永”字八法之义理,自唐楷立稳脚,而上溯唐之前之诸家,故有法古人之书为道之说,而抄捷径方式,学今人,促成名,不足取,已成今古方家学者之共识。

一般而论,作为文字,为人类交流情感,表达思想之工具,其实用性不言而喻。汉文字之奇妙,横向与世界上其他民族文字比较,其方块单音之结构,组成词句与诗文,形意俱备,令人遐思。而书写之工具为毛笔,性能柔软,舒展收放自如。运笔之徐疾、枯润、粗细、长短、方圆、转使、牵引等所产生变幻无穷之线条;配以天然墨色,分行布白,篇章凝练。由此而成之升华,已在文字之基础上,达至艺术之境界,其遵从固有之法度,渗透着书写者(或称书法家)之情感讯息,数千年来之演绎、派生、发展、创新,已成中华民族之国粹灵魂,与国学相生共治,如孪生昆仲,此种现象,为世界上其他民族之所无,唯我中华民族之独享。

国学之于书法,古人更有如此阐释:“功在字之外”。古人治学,重品德陶冶。习书者,不独掌握技法表面之功,更着重品德之修为,学问涵养历练,学养之储备。书法,其为独特之艺术,超乎一般倚重技能而为之艺术。参与此道之人,自入门径始,一般而言,要以十年为期方能悟之一二,前人云,“书法是人生终身修炼之术”,此言不虚。书法,既具象又抽象,既讲求法度却不限于法度。求创新面目而保持传统血脉,亦即有所宗,见源头。因此,习书之前期,即临摹期较长,不独平庸人,即智商精明者,亦须耐性假以时日,今人钱钟书先生讲述自少习书到老,即为一例。随着人生阅历之积累,学问涵养之储备;学书之“悟”性随之而至。

再观中国绘画,即“国画”者,书画同源之义重新升温,近数十年扰攘纷纭之中国画消亡之说正消减。中国画者,崇尚笔墨之法,传统精华。苟无笔墨,画之魂焉存?中外画界之共识。

书法与文学(或国学)有很浓郁而深沉之时代性;王国维先生人间词话有语云:“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此话可套用在书法史上。之前所述,至唐代,唐之后亦然。宋代之词,朝野共享,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均诗文大家,于书法,犹其行书,同样领一代潮流。宋之后之行书,无出其右者。元人治国,在野汉人知识分子彰显民族风骨,元曲之诞生盛行,入世警俗。而书画作品,虽山残水尽,然节气犹存,题咏诗句,铁骨铮铮。黄公望、倪瓒之辈属也。而元初赵孟頫之书法,堪一代宗师。明代最显著为政府整理国故、永乐大典之编撰,功垂后世。文征明、祝枝山、唐寅、沈周四家为代表之书画精英、文史兼善。明之诗虽不显,而高启咏梅诗,独步诗坛,书法造诣亦高深。粤之陈白沙,一代大儒,创江门学派,开理学先河。善茅龙书法,行草书妙趣天成,妨如天马行空。宇内蜚声。史载其书法片言数行,送至安南等地,千金难求。此为明代书法之又一特色。

清代小说体盛行,乾嘉以来,文坛桐城派流风日炽,尚古之风追摹形式,科举考试崇尚馆阁书体,故欧阳询、虞世南、赵孟頫之书风靡宇内。道光而后,碑学派出现,代表人物为阮元、包世臣、沈曾植等人,主张书学北碑,力挽书坛颓势。因该群体人员均为士人官僚,故影响极大,包世臣书论如《艺舟双楫》初成体系。南方李文田等人亦持此说,故举国上下成风习。论书者皆曰北碑之长。至康南海出,该风习几成通识,继包世臣《艺舟双楫》,南海先生《广艺舟双楫》之书论体系更臻完备,独成体系,影响所及,海外蜚声。延至近世,学界评其偏颇欠公允,但学书者仍奉为懿范。东邻日本将康氏之书列入大学教材。

清代整理国学之重大举措,应推乾隆年间编辑四库全书。大学者纪晓岚、刘墉领衔主编,参与之官员、学者均为当时饱学之士。从流传至今之四库全书目录手写卷书写之严谨,详实观之,可想当时工程之宏富;清初之傅山、王铎等为明代遗臣,学养书法等均名重一时,乾隆世馆阁体高手梁诗正,同为学问大家,王文治,翁方纲等亦学名、书名冠绝一时。清代之碑学书风,蔚成体系。

国学与书法之渊源与共,今人观古人之成就,应存膜拜之心态,譬如处高山脚下,仰望山颠之高,方可遂继承国粹之宏愿。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