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岭南国画院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官方网

 
 
 

日志

 
 
关于我

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中国国家画院画家,中央机关书画院名誉院长,文化部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青工书画院长,中国白云山书画研究会会长,郑一粟艺术馆馆长,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预防犯罪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国际书画院名誉院长,岭南国画院院长,民盟广州书画研究院院长。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狂草达人”郑一粟  

2014-03-21 14:1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狂草达人”郑一粟   

              (刘建梅)

(一)引子——

    偶然翻看空间里的小文章。

    通常,空间里的文字都是随意涂抹的,从来不加雕饰,不加琢磨。这时,看到去年写的一篇日志《初访岭南国画院》,竟然一时冲动发送给郑一粟先生了。结果,那篇小文章被郑先生批得焦头烂额,不值一文。“充其量也只是初中生的水平,根本不可能出自一个本科生之手!”如此云云——看,这就是郑一粟:坚决指出朋友的缺点,一针见血,毫不留情。最后他又说:“写文章怎么可以随意?我相信你有水平的,再把文章琢磨琢磨,写好了发给我!”语言是铿锵有力的,不容拒绝的。于是,我开始琢磨文章;一番搜肠刮肚过后,我觉得这个题目再也难以发挥我的所谓“水平”,于是换了这个文题,藉此将郑先生留给我的印象略陈一二。

(二) 初见是缘

    是去年,在朋友网认识郑一粟先生。初次拜访先生是2013年3月3日。正值阳春三月,却是霪雨霏霏,没有阳光的天气。我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些波折,夸张点说,正是风雨如晦的时候。那天,我走进了书墨飘香的岭南国画院——一个神圣宁静的艺术天地。或许是挂满墙壁和过道的一幅幅书画精品使然,又或许与当时的心境有关,置身其中的我,心里真的有一种神圣感,力量感。这是艺术的魅力,我想。

    郑先生很随和,身穿悠闲家居服,沏上潮汕特色的功夫茶,腾腾热气让从料峭春寒中走来的客人倍感温暖。本来约好中午一起吃饭的,可是,郑先生要爽约——因为某领导将来院视察,先生说,他有应酬。当时,我不了解他的工作——他很忙,用“日理万机”来形容应该不算过份。对于郑先生的爽约,我心里不免有些许不快。后来,趁着喝茶的功夫,先生送我一幅《双鸟栖竹图》。我小心翼翼地把画放进随身的包包里。后来,我才知道,先生不会轻易送人作品,而我,算是受了贵宾之礼了。

     在前后不过二十分钟的初次见面中,我完全感觉不到郑先生的“狂”,却是目睹了他对工作的专注与投入。他往往会在行走的间隙忽然停下来,修改放在地板上的作品。寥寥几句的交谈中,我可以感受到郑先生对像我这种失意青年的关怀与鼓励。从画院出来,我内心豁然开朗,昔日阴暗的情绪已荡然无存。

   这就是我和“狂草达人”的第一次见面。佛说:“前世的千百次回蓦,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今生能相见的人该在前世回蓦了多少回啊?因此我坚信,我和郑先生亦是有缘之人。缘就是冥冥之中早已决定了的东西。短暂的一面似乎也缘定了日后的交往,于是我有机会更加深入地了解郑先生。

(三)浅读艺术家

     郑一粟是一位纯粹的艺术家。

  首先,他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存,为艺术而狂。早在孩童时代,郑先生就表现出特有的艺术兴趣和天赋。小时候,他曾经的在玩耍时用手指去“临摹”石头上的大字,也曾因家境贫困买不起笔墨纸砚而以竹枝树条作笔、大地作纸练习楷书、小篆、隶书等。读高小的时候,他被推荐进入镇图书馆和文化站,这时他有机会结交了一批文化界人士,从而真正与书法艺术结缘。也就在这个时期,他如久旱的大地恰逢甘露,如饥似渴地诵读古诗文。这为他后来在狂草书法的成就积累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后来,在艰苦的当兵生涯中,他幸遇了古文学造诣高深,精通哲学、佛道、书艺的学界老宿李镇海先生。在李老的点化下,郑先生进步神速,狂草风格初具神韵。如今,几经磨练,郑先生把自己的风格发挥到了一定的境界,引用前人的赘述就是:“线条连绵不绝, 疏密绞缠;时如奔蛇走兽,骤雨旋风;大有金蛇狂舞、壮士拔剑之象;时如左弛右鹜、纵横风鸢,奥妙绝伦,抒情表现出真性命对浪漫主义的释放”、“苍涩的线条流淌着幽深高雅的韵致”、“ 厚积楷书、行书、章草和小草多年之功,精极狂草笔墨之法,又将见识、才情揉之于秦毫”。人们因而冠之以“狂草达人”的美名。

 其次,对于艺术,本来就淡薄名利的郑先生是摒弃了一切的功利观念的,用先生自己的话来说,他只是想通过狂草“探索心灵愉悦,灵魂净化人道合一的静谧心境”。纯粹的艺术家就该这样,心灵纯净,作品才不含杂质,才具有感人的力量。在浮躁功利的俗世,能坚持此观念实为难得。

郑一粟又是一位有着鲜明个性特征和丰富的内心世界的文人。

   提到郑一粟不得不提到“酒”。每次和郑先生吃饭,桌上不可或缺的一样东西就是酒,而且是白酒。曾经问他,除了白酒还喜欢喝什么酒,其答曰:“还是白酒!”足见其嗜酒的程度。因此,曾一度认为酒乃伤身之物的我,从来不敢在餐桌上提及此类见解。一起吃饭的书画家们都是豪饮派,我总免不了偶尔举杯浅尝小口,否则,郑先生会说我不够面子。而很多时候,我只是一位安静的听众,听郑先生讲他与艺术、与狂草、与酒的故事……先生说,酒是好东西,所以,他吃饭时无酒不欢,写字时无酒不狂,无狂无以成狂草。说他嗜酒倒也不假。但是,正是酒,才造就了郑先生的“狂”,造就了狂草书法,也造就了狂草达人。酒在郑先生这里成了灵丹妙药,它激发了他的艺术灵感,赋予狂草艺术以灵魂。因此,与其说他嗜酒如命,不如说他视狂草、视艺术如生命更为确切些。

    在众人眼中,郑先生是豪放乐观派,而他多愁善感的一面却鲜为人见。这里我只阐述一个细节。中秋之夜,月光似水,月色温柔。郑先生给我发了个短信,有“不知是月光浸湿了眼泪还是眼泪浸湿了月光”的感人之句。可以想见,许是世事的沧桑,许是相恋多年的女友之离开,在孤凄的月夜,昔日狂放自傲的艺术家也潸然泪下了。这时的郑先生表现的是人性最本真的一面。是的,他多愁善感至此。据说,很多时候,先生几杯酒落肚,几分伤感便从心生,接着笔走宣纸,以“雁过无痕”的轻敏灵动在纸上留下一串串潇洒狂放的笔迹,如虫在爬行,如草在疯长,如仙之飘逸、俊劲,这就是狂草…… 善感的心灵让他有了创作冲动,而酒又促使他把这种冲动发挥到极致。

     细数历代非凡之文人雅士,他们无不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和丰富的内心世界,所以他们给后人留下了丰硕的文化成果和思想结晶。譬如周游列国劝学的孔子,又譬如“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儒子牛”的鲁迅。郑先生也是这样,有着狂放不羁的鲜明个性以及丰富的内心情感。毫无疑问,他的狂草足以彰显他的个性。

    然而,先生丰富的内心情感更多地表现在他的画作里。这些画里,或是两只追逐嬉戏的小鸭,或是一对相互厮守的栖竹鸟,或是望眼欲穿又不得相聚的林间飞鸟,或是一双在花间草地上翩翩起舞的彩蝶……可以说,他的绝大部分画作是以爱情为题材。郑先生似乎不会向人提及他的情感之事,却全部写进了画里。如此看来,郑一粟又是一位深情浪漫的画家!

    因此,我们应从狂草书法里了解郑先生的个性,若要解读他的内心世界则要到他的画作里去。

(四)后记

   躁者多言,智者寡语。在我的印象中,郑先生无疑属于后者。平时谈话,先生惜字如金,却字字珠玑,喜欢用“是的、当然、好”诸如此类表示肯定的字眼。如今,四十出头的郑先生身上既有年轻人的狂放自傲,又蕴涵着岁月积淀下来的沉稳大气。狂草书法艺术是他的生命,而酒就是赋予他狂草以灵魂的灵药。愿先生在在他的酒人生里,恣意泼洒他的个性,成为最高层次的“狂草达人”。

   

走近“狂草达人”郑一粟 -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 - 岭南国画院
 
走近“狂草达人”郑一粟 -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 - 岭南国画院

 

走近“狂草达人”郑一粟 -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 - 岭南国画院

 

走近“狂草达人”郑一粟 -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 - 岭南国画院

 

走近“狂草达人”郑一粟 -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 - 岭南国画院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