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岭南国画院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官方网

 
 
 

日志

 
 
关于我

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中国国家画院画家,中央机关书画院名誉院长,文化部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青工书画院长,中国白云山书画研究会会长,郑一粟艺术馆馆长,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预防犯罪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国际书画院名誉院长,岭南国画院院长,民盟广州书画研究院院长。

网易考拉推荐

颠狂草书家郑一粟  

2012-03-13 14:1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益楷/文

 

春天之机,万物蠢蠢欲动。南方雾霭弥漫,水汽无孔不入,大自然的力量就在于润物细无声。书画家兴致所至,铺张笔墨,畅意散怀,欣然命笔,懒惰的宣纸更契合书法家的性情。在白云山下的岭南国画院,观郑一粟写字,感受狂草的意与法,惠风和畅,心平气和。

观熙熙攘攘人群,评书论画的人不少,狂草总是惹人驻足评点。确实,郑一粟的狂草有过争议,但先生一如既往,固执地坚信自已的草书别开生面,书海大浪淘沙,随波逐流的并不是金砂,纵使为流俗所欺也在所未惧。因为草书本身就是线条夸张、气韵张扬、直抒胸臆、崇尚神意的艺术,草书不是汉字启蒙的教科书,没有性情,委屈个性,只能是“馆阁体”或“行货”。其实草意看似颠狂,法度却是严谨精微。如果把一幅草书只看成一个纵横左右的字,只看成一条或连或断的线条,只看成书法家特定时空的心声流淌,那么,追问草书作品中的“此字”为“何字”,就显得草书审美的浅薄了。观赏郑一粟写字时,尤其是抽、扣、缠、送用笔的力道,可以知道草意与法度必须中得心源,心力之至,笔墨到处,所向披糜,草书的颠狂才更有定力。

郑一粟狂草的固执并非个人的狂妄,而是对于书法的笃敬,精研狂草的线条和意境深入三麾地后,有如领悟传统文化中“入世法”和“出世法”,入世后恍然大悟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在功夫吃紧处骤觉物极必反,将平面的方块字变化为线条的开合,将具体的形状抽象为笔墨的意象,必然为草书的线条所触动,兴趣破浑沌而初开,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谁没有经历过这个长期砥砺的必然王国,就难于进入挥洒草书的自由王国。草法比楷法还要精微,近乎精妙,严谨的唐楷虽有风格不同的颜、柳、欧、赵四大家,但草书名家辈出,精品各异,风流异趣,不论是《草诀歌》、《书谱》、《急就章》、《标准草书》的弯勾点折、出圈入圈、长短交叉,虽然只有豪厘之差,足以使一字谬误千里。正如画家,不知工笔之法,更不知从何写意。很多书家对草书望而却步,不敢越雷池一步,其它不只是害怕记草法,而是笔墨、笔势、笔力难得其意趣,草书就失去最生动活泼的存在和审美的价值。据记载,孔子学鼓琴于师襄子而不进,师襄子反复说:“夫子可以进矣。”孔子却锲而不舍,其先后领悟是“丘已得其曲矣,未得其数也。” “丘已得其数矣,未得其意也。” “丘已得其意矣,未得其人也。” “丘已得其人矣,未得其类也。” 最后,师襄子曰:“善!师以为文王之操也。”书法与古琴此理同通,知音同悟。

书法到了狂草,譬若“得意忘形”,但是其外在表现形式必须符合法度。草书的线条与音乐的“线条”相似,《晋书》就记录阮籍“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无忘形骸”。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书法名篇,以及法帖字典所收集的字汇,多数是以险、奇为标准,正如用兵,静态的阵地战如楷书的框架,而运动战则如草书的法度,如何把篆、隶、楷、的笔意在草法中相互渗透,做到以“无法为有法”,运动战就如狂草一样,既是危险的,又是智慧的,更是吸引人的,“兵者,诡道也”,“兵不厌诈”,这些理论都是草法的借鉴。历史上著名的战例都是据险境,造形势,出奇兵,谋突袭,创造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事实。郑一粟的草书显然谙熟此道,其谋篇布局险象环生,却又出奇制胜,于危险处求后援,于颠覆中求平衡,于抢险中救生,于造险中求破,这就是草书异于其它书体的法度,没有这个法度,就没有草书的一席之位。草意可以不断地变化,但是法度却是永恒的,就如现在的军事战争,仍然应该研读《孙子兵法》等军事理论一样,战略、战术理论并不过时。又如《王右军题卫夫人笔阵图后》述及,“夫纸者,阵也;笔者,刀矟也;墨者,鍪甲也;水砚者,城池也;心意者,将军也;本领者,副将也;结构者,谋略也;扬笔者,吉凶也;出入者,号令也;屈折者,杀戮也”。说明古人在欣赏和鉴别书法时已与当时的冷兵器时代的思维进行结合分析,概括出一般的规律进行应用推广,至今仍旧有说服力。

草书讲求自由挥洒的同时,把精简原则作为首推的草书精神。郑一粟作书时将命题作文视为命令主义的生硬和官僚主义的脱离实际。先生无论纸张大小,字数众寡,草行篆隶,只要对意境心有灵犀,对主旨领悟明白,都能把一张纸作为一个自由的思想空间,笔墨线条总是不离大道,其间因纸制宜,提纲挈领,汪洋恣肆,无所拘泥,灵活机动,酣畅之至。我认为先生精简的狂草艺术是符合时代精神的,当前官民所诟病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等形式主义的产物都是背离传统文化的“精简”,《尚书》作为 “上古之书”,记载从尧虞舜至东周(春秋中期)约1500多年历史,其中的“典”“训诰”“誓”“命”相当现在的文件,却包含天文、地理、哲学、教育、刑法和典章制度等,作为一个国家的治国文献,文字微言大义,言简意赅,其中对从政者品德、战争动员令、民众才是国家的根本、戒酒令等等,仅廖廖数句,却是发人深省,刘邦在关中也是仅“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可以使战后重建秩序。而今,文字与纸张充斥办公室,不但是物质的浪费,更是精神的惨痛,文风、书风容受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的感染,郑一粟的草法也是从此而来,他赞赏精兵简政,摒弃繁文冗义,草法做到约定俗成、习惯易识、删繁就简、相连合并。于右任也说过,“文字为载记思想之符号,愈便利,愈适用,试观数千年来书体之演进,益证此理”。这就是草书不死精神,以及我们应领悟的草书精神的功用。

草意与草法并非草率而为,更非“做秀”的表演艺术。郑一粟用笔之法得益于哲学思维,浑沌圆融,点画之间如动态太极,以笔尖为鱼眼,以中锋为阳阴鱼的界线,一笔一太极,笔锋圆融,知白守黑,偃仰向背,调锋换劲,绞转铺毫,都是互为根本,对立统一,变化万端的辩证法。因为有了哲学的灵光,书法无疑是“技进乎道”。先生把书法构建在哲学的顶峰,使毛笔可以成为一种“道器”,能够“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刚”,“柔弱胜刚强”,所以它并非一件简单的谋生工具,书家也并非一个书匠去批量生产“行货”。“夫子之墙高万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书法是美不胜收的,缺少草法的书法家,就是找不到哲学的门径,怎能见得书法艺术的无限风光。草书哲学与草书审美的情感意义、深度挖掘、人生体验并不是相冲相反的,而是相生相成的。印证郑一粟的草书,随意抽取局部线条,都可以找到源流派别,或有篆意隶法,或有金石味道,或出自张旭怀素,或似是黄庭坚,或偶然来自林散之,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能否在继承与超越之间,全在学力、见识、修养共同作用。今天的“后现代主义”“前卫”部分书法,草则草兮,全是扫兴“杂草”。传统草法对线条的要求苛刻,是草书追求的主流审美观,线条美必须有一个健良的发展方向,必须是雅趣兴致,必须是能够融入生活和生存方式中去,必须能够感悟生命和自然,这恐怕是真假草书的一个辨伪方法。

    文化“天下大同”不应该有偏见,但“求同存异”允许争鸣的言论。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