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岭南国画院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官方网

 
 
 

日志

 
 
关于我

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中国国家画院画家,中央机关书画院名誉院长,文化部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青工书画院长,中国白云山书画研究会会长,郑一粟艺术馆馆长,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预防犯罪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国际书画院名誉院长,岭南国画院院长,民盟广州书画研究院院长。

网易考拉推荐

郑一粟:酒意酣,正好笔走龙蛇写颠草  

2012-02-05 12:3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一粟,癫狂草书家、画家、篆刻家。现任岭南国画院院长,白云山书画研究会会长,一粟狂草艺术馆馆长。13岁学书画,18岁在李振海先生的督导下钻研书法。曾任广东《华商时报》编辑部主任、广东省人民政府研究办公室《商汇报》编辑部主任.。长期从事书法、古文字、哲学、美学、绘画研究。致力于公益事业与艺术创造,其书法作品从唐碑入手,先后从楷、汉隶临习,得力于黄庭坚、王羲之以及甲骨文、金文、篆书、汉简的精髓,笔法多变,浓郁苍劲,曾被中南海、人民大会堂以及多个国家博物馆收藏。先后出版有《同步跃进》、《字与人论》、《世纪荷花集》、《郑一粟狂草曹操短歌行》、《郑一粟狂草波罗蜜多心经》。1998年应文化部与公安部邀请,曾在浙江作为重点培育青少年工作的书法巡回展。

郑一粟:酒意酣,正好笔走龙蛇写癫草
文/黄剑丰
广东潮阳海门,有一巨石,裂开如莲花,当地人称为莲花峰。相传南宋末年,文天祥兵败在此眺望帝舟,嗟叹宋之将亡,悲伤绝望之极,顿足将脚下巨石踩裂,遂成后世胜景。自宋之后,历代文人雅客多到此悼念文天祥,留下了众多的诗文与碑刻。
自小出生于潮阳的郑一粟,家里距离莲花峰不远,每逢有空,他都要踩着单车来到海边。当别的孩子都去玩耍的时候,少年的他最喜欢做的是就是用手去摩挲这些碑刻,当手指顺着碑刻的笔画划动,他仿佛能够感受到前人先贤运笔的力度。抚摸碑文,或许开始只是一种无意识的少儿游戏,但是渐渐地,他就喜欢这些神奇的笔画,感受到了点、横、竖、撇、捺等笔画的乐趣。回到家里,他铺纸挥笔,尽管没有人指导,却常常乐此不疲。
郑一粟有5兄弟,2姐妹,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由于家里贫穷,郑一粟自小就很懂事,不会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吵闹。他没有别的爱好,一直醉心于对碑文临摹,偶尔他也握着笔发呆,因为在笔画的歪斜之中,他仿佛看到了崎岖的人生路,一时不知道该下笔划向何方。15岁那年,听说县城文化馆开办了书法班,郑一粟只身前往,在书法班里静静地听了一个月,没有人认识他,他也不认识任何人。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系统地掌握了书法的一些运笔基础。
上初中的时候,郑一粟跑到校长室,建议学校举办一次校园书法展览,因为他发现学校没有任何跟书法有关的课程。校长打量着这个小鬼,竟然破天荒地同意了,并亲自写了一幅书法参展。于是,潮阳井都中学破天荒地举办有史以来第一次校园书法展览。后来,郑一粟才知道原来这位校长也喜欢书法。不过遗憾的是,郑一粟为这次书法展览所写的作品全部落选,这对于满怀热情的他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但是很快他就释然了,因为真正他看到了差距,感觉自己还需要继续刻苦锤炼。
18岁那年,郑一粟因为家庭贫困的原因,辍学入伍到湛江当武警。在经过3个月的刻苦训练之后,他被分配到吴川连队。即使是身在部队,日夜接受艰苦的训练,但是他依然抽时间练习书法。在吴川,为了提高自己的书法水平,郑一粟打听到当地有一位叫李振海的著名书法家。李振海是吴川第一中学的校长,在当地书法界享有盛名,其培养出来的弟子遍布全国各地。郑一粟兴冲冲地带着自己的几幅习作登门拜访,想不到李振海看了他的作品之后,摇了摇头,当场倒下一盆冷水:“所有作品之中,没有一笔一点是合格的,必须从头练起!”尽管被泼了冷水,但是郑一粟却被点评的心服口服。自此每个周末,郑一粟都要到李振海家学书法。他撇开了自己胡拼乱凑的书法基础,一心一意,跟着老师重新开始点、横、竖、撇、捺的学习。一连3年,郑一粟都在李振海身边度过,在名师的指点下,他的书法水平日渐提高。因为部队每月只有15元津贴,郑一粟囊中羞涩,3年来从未交过一分学费,甚至连学书法的纸笔都是李振海免费提供。
每次念及恩师李振海,郑一粟言语中总是充满了感恩。老人家96岁那年去世,郑一粟专门回吴川去为他送行。老师虽然园区,但他那身材瘦小但神采奕奕,站在堆满书籍的书房指导学生练字的形象一直留在郑一粟的脑海里。
1993年,郑一粟来到广州开始了炼狱般的生活。退伍后,他一无所有。一连数月,他都找不到工作,连饭都吃不饱,一直在这个城市之中彷徨流浪着。有一天,郑一粟来到郊外一个垃圾堆,看见垃圾堆旁一间破屋里,一位老人正准备开饭。郑一粟坐在门口看着老人吃饭,他又羞又惭,感觉自己虽然年轻力富,但是却连眼前这个衰朽的老人都比不上。他不由自主沮丧地对老人说:“老人家,我是不是到了绝路了?”老人瞄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冷冷地说:“你知道什么花四月开?什么花十一月开?”郑一粟一听这话,如听棒喝,心中顿悟。许多年后,郑一粟曾经回身来到郊外寻找这位老人,但是当地已经建起了高楼大厦,昔日垃圾堆了无踪迹。回想起这段充满苦泪与辛酸的经历,郑一粟感慨地说,真正的高手在民间,那位老人家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深蕴着人生的这里,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90年代的广州,处于改革开放前沿城市,到处涌动着经济大潮,每个人开口必言经济,没有人去理会一个只会写毛笔字的退伍军人。郑一粟在经过一段与广大外来人员一样的漂浮生活之后,在部队一位领导的介绍下,他到北京新华社当记者,从此开始扭转了他的人生命运。大约一年后,郑一粟因为气候不习惯,要求从北方调到新华社广州记者站工作,而后又跳槽到香港大公报当记者。不管是在流浪的时候,或者是后来当记者,郑一粟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书法艺术,经常笔不离手,即使是在工作没有着落的时候,他也经常在砖头上写字,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写字甚至一度让他忘记了饥饿。
郑一粟这双手,自小在摩崖石刻上摩挲过,或许在摩挲前人书法的同时,就已经注定了他与书法的夙愿,使得他手中握笔,不管走到哪里,一刻也不能安宁。郑一粟自己说过,书法就是我的命,没有书法,此生将是虚度。1998年,为了圆自己的书法艺术梦想,郑一粟下海经商。这一年,他成立了郑一粟艺术工作室,专门从事书法艺术教育培训。由于受恩师李振海的影响,在书法培训教育之中,对于一些经济困难的学生,郑一粟也从不收学费,用自己的行为来回报师恩。
从开始接触书法至今,郑一粟手染翰墨已经30来年,其创作的作品先后被中南海、人民大会堂以及一些国家大使收藏,出版有《同步跃进》、《字与人论》、《世纪荷花集》、《郑一粟狂草曹操短歌行》、《郑一粟与陈苇塘书法选》、《郑一粟狂草波罗蜜多心经》等作品集。中国的书法,经历了楷书、隶书、篆书、行书、章草、草书、大草、狂草、癫草的演变历程,在这么多种书法之中,郑一粟每一种均有所涉猎,而后选定了癫草这种书法艺术作为自己重点打磨的书法。
郑一粟说,选择癫草,主要是跟性格有关。自己的性格从小不羁,长大之后不拘一格,兼之为人豪迈,因此适合书写癫草。癫草是一种指纵横奔放的狂草,郑一粟认为癫草能够释放自己的情感,在整个书法之中最能呈现自然的规律。郑一粟每次写书法,都要喝酒,通常是一手拿酒一手拿笔,在他自己的画室里,他通常是一个人关起来没夜没日地写,写到累了,在收笔的最后一划,他竟然可以站着打盹。每次写书法,他认为酒是创作的源泉,通常都要喝上一斤白酒,然后借着酒意正酣,开始泼墨挥毫,乃至尽兴。记得青年书法家李益楷一篇写郑一粟挥毫的文章写得尤为精彩:“观先生狂草,感到其书法艺术确实是尊崇生命感受和契合宇宙自然的心意之作。先生作书时似乎狂而无序,颠而无度,实则自有机杼,中规中矩。在即兴时,先生往往情之所至,调笔蘸墨,凝神静虑,提腕散怀,绞转盘旋,顷刻间一幅长卷书法跃然纸上。期间,先生往往酣畅犹存,得意忘形,书后掷笔大呼,墨溅四壁,嗷嗷怪叫连声,邻人以为非常之人。”
狂哉,郑一粟!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