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岭南国画院

中国狂草书法家郑一粟官方网

 
 
 

日志

 
 
关于我

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中国国家画院画家,中央机关书画院名誉院长,文化部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青工书画院长,中国白云山书画研究会会长,郑一粟艺术馆馆长,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预防犯罪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国际书画院名誉院长,岭南国画院院长,民盟广州书画研究院院长。

网易考拉推荐

岭南国画院浅记  

2012-01-05 19:4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岭南国画院浅记

据资料载,岭南国画院(简称画院)建于1998年。迄今已历十三个春秋,笔者加盟半载,敢援笔浅记,勉而为之。

画院之址处穗城白云山北麓陈田村,此地山川风物朴美。古时诸先贤郑仙、葛洪、黄婆及近世圣哲陈澧,梁佩兰诸君等兴许曾此惠播芬芳,仙踨所至,人文掌故世代流传,于斯未歇……。辛卯深秋吉日,笔者与友人从广从公路转入陈田村牌坊走进乡村道路,逶迤而行,沿途芳泽浓荫,嘉木成林,瑞霭生风。遁道路傍约每隔三百步所示路牌指向;自牌坊至画院,约一公里路程许,终见岭南国画院之大观。环视院之四方八邻,文体康乐设施俱全。院之外,曲径纵横,廻廊幽静,花草如茵,亭榭错落。虽近通衢大道,而无车马喧嚣之烦恼,实为兴学从艺之胜境。

画院主楼为三层半会所式屋宇,远观之造型新颖典雅;最引人注目者为楼宇顶呈长虹横贯之势,与周边房舍互为辉映协调,相形之下,却极富殿堂格调。近睹之,又觉平实无华,大方得体,同行者皆咏叹景致宜人。

主楼各层功能各异,合而为一应谓之曰教学综合楼。其与时下开放式校园无异;一楼为开放式休闲活动场地,楼本身占地面积近千平方米,甚觉空间宽广。而楼外文体活动空间更数倍于楼宇本身,故其院内外环境硬件理想。二楼为画院主脑所在;院长办公室、图书室等均在二楼,于此着重介绍图书室;其贮藏各类书籍、文献资料、画册、书画珍品,凝聚院领导及同道人多年心血,满载热心人士及相关部门领导之情怀,可谓兰台石渠,宝笈生辉。

二楼展厅连书画创作间连成一体;展厅连书画创作间(以下简称厅间)长约25米,南北向宽约12米,设东向落地窗,故采光效果甚佳,超乎标准画室之规范。厅间广奥通畅;从楼面直贯屋宇顶部,高约15米,中有拉力梁横亘厅间上中部,宛如石梁高悬,别具气派。院长郑一粟先生之狂草诗章、陈伟塘先生之爨宝子体书作、何谓泉先生之隶书长卷、彭耀堂先生之山水长卷等均为宏幅巨制,挂悬于横梁之上,俨然天幕垂空,雄姿豪迈。观者自下仰之,直是频临仙境;若腾蛟起凤,又觉附骅骝之躯奔驰;稍刻,忽晤高僧坐禅房,立其门下聆偈语,终感如沐仙风,幡然有悟……幽赏不已。

环观展厅四壁,细细品味,亦美仑美奂;既有笔翰淋漓墨彩飞扬而凝炼之鸿篇,更不乏功在字外而书香贝叶之心血力作;举凡画院内外之名家,如江沛扬、谭裕钊两老之漫画;古桂高先生之自撰诗文楹联、潘礼桓先生之指画动物;苏松乐先生之鲜荔枇杷果,吴兆祺先生之长卷神獒……美不胜收,悉饮誉艺坛,名播遐迩。而各路名家油画、雕塑、木刻、砖雕、素描(白描),水彩(粉)画与传统中华艺术瑰宝共冶一堂,彰显中西合璧相生共益之妙曼。展厅前之书画创作间东临落地窗,一字排开,气度恢宏,长约18米;文房四宝充裕,香翰长盈。各式教材道具,模型设置有序。各路名家俊彦常荟萃一堂,探讨切磋,时而艺术沙龙,高论纵横;时而曲水流觞,兰亭雅集。不亦说乎!

三楼设艺术教习园地,甚具规模,分师生作品展示区与教室区,其中教室五间。教室装置电化教具器材;展示区呈长方形,南北向,约200平方米,亦如二楼展厅规模。由一粟先生延聘德才兼备之良师任教,一粟先生亦亲执教鞭。积多年之办学功德, 口碑所传,时有闻之者慕名来访;皆交口赞誉有加;而求学者与家人亦津津乐道本院之师资优良,授课得力,口口相传,自成蹊径。到访者异口同声,谓市内同一级画院,未见能与之匹比者。

掌门人郑一粟先生为人真挚诚实,虽胸无城府,而于书艺及教学之道却极具见地,堪称行家里手,与之谈艺事,如沐春风。先生年逾不惑晋三,却阅历沧桑。其为艺也情深意笃,其为道也坚毅苦行。观其狂草大作,狂而不野,开合有度。深究之,可直溯远古渊源逮及诸家名流而衍新意。由是先生之法眼高妙入微,其执掌门户、延用人才之道,遂如鱼得水;见诸三楼师生展示区之教师示范作品与学生习作精品,合80 幅,各略其半;前者严谨精专,无俗气;后者则基本功扎实。无时下急功近利之通弊,戒拔苗助长之祸患,足证一粟先生治学兴教理念之本源。教习科室虽尽显现代气派,然国粹元素仍据主导,实膺岭南国画院“国”字之魂,各教室所见,按历史源流而序列之金石碑刻版本,翰墨丹青图录比比皆是,张悬各教室四壁。室内置历代名家从艺轶事书刊论著;学员可按图书目录分类取阅,以便对相关之艺术史论述研究,提升理论高度。课间,教师与学员互动频繁,教学相长蔚为成风。

复回二楼厅间,笔者静坐书画创作间前,未几;有众书画同道驾到,聊及书画印章之事;笔者不经意睹桌上印章一方,为之前未见者;细观之,小篆朱文,曰“三斋堂”遂就教座上方家,某君曰:“三斋者,苦行而为之也,从艺者必备苦行僧之笃行坚忍,始修成‘艺’之正果”。忽见一粟先生亦至,笔者询之然否,先生顾笑而未应。

据资料载,岭南国画院(简称画院)建于1998年。迄今已历十三个春秋,笔者加盟半载,敢援笔浅记,勉而为之。

画院之址处穗城白云山北麓陈田村,此地山川风物朴美。古时诸先贤郑仙、葛洪、黄婆及近世圣哲陈澧,梁佩兰诸君等兴许曾此惠播芬芳,仙踨所至,人文掌故世代流传,于斯未歇……。辛卯深秋吉日,笔者与友人从广从公路转入陈田村牌坊走进乡村道路,逶迤而行,沿途芳泽浓荫,嘉木成林,瑞霭生风。遁道路傍约每隔三百步所示路牌指向;自牌坊至画院,约一公里路程许,终见岭南国画院之大观。环视院之四方八邻,文体康乐设施俱全。院之外,曲径纵横,廻廊幽静,花草如茵,亭榭错落。虽近通衢大道,而无车马喧嚣之烦恼,实为兴学从艺之胜境。

画院主楼为三层半会所式屋宇,远观之造型新颖典雅;最引人注目者为楼宇顶呈长虹横贯之势,与周边房舍互为辉映协调,相形之下,却极富殿堂格调。近睹之,又觉平实无华,大方得体,同行者皆咏叹景致宜人。

主楼各层功能各异,合而为一应谓之曰教学综合楼。其与时下开放式校园无异;一楼为开放式休闲活动场地,楼本身占地面积近千平方米,甚觉空间宽广。而楼外文体活动空间更数倍于楼宇本身,故其院内外环境硬件理想。二楼为画院主脑所在;院长办公室、图书室等均在二楼,于此着重介绍图书室;其贮藏各类书籍、文献资料、画册、书画珍品,凝聚院领导及同道人多年心血,满载热心人士及相关部门领导之情怀,可谓兰台石渠,宝笈生辉。

二楼展厅连书画创作间连成一体;展厅连书画创作间(以下简称厅间)长约25米,南北向宽约12米,设东向落地窗,故采光效果甚佳,超乎标准画室之规范。厅间广奥通畅;从楼面直贯屋宇顶部,高约15米,中有拉力梁横亘厅间上中部,宛如石梁高悬,别具气派。院长郑一粟先生之狂草诗章、陈伟塘先生之爨宝子体书作、何谓泉先生之隶书长卷、彭耀堂先生之山水长卷等均为宏幅巨制,挂悬于横梁之上,俨然天幕垂空,雄姿豪迈。观者自下仰之,直是频临仙境;若腾蛟起凤,又觉附骅骝之躯奔驰;稍刻,忽晤高僧坐禅房,立其门下聆偈语,终感如沐仙风,幡然有悟……幽赏不已。

环观展厅四壁,细细品味,亦美仑美奂;既有笔翰淋漓墨彩飞扬而凝炼之鸿篇,更不乏功在字外而书香贝叶之心血力作;举凡画院内外之名家,如江沛扬、谭裕钊两老之漫画;古桂高先生之自撰诗文楹联、潘礼桓先生之指画动物;苏松乐先生之鲜荔枇杷果,吴兆祺先生之长卷神獒……美不胜收,悉饮誉艺坛,名播遐迩。而各路名家油画、雕塑、木刻、砖雕、素描(白描),水彩(粉)画与传统中华艺术瑰宝共冶一堂,彰显中西合璧相生共益之妙曼。展厅前之书画创作间东临落地窗,一字排开,气度恢宏,长约18米;文房四宝充裕,香翰长盈。各式教材道具,模型设置有序。各路名家俊彦常荟萃一堂,探讨切磋,时而艺术沙龙,高论纵横;时而曲水流觞,兰亭雅集。不亦说乎!

三楼设艺术教习园地,甚具规模,分师生作品展示区与教室区,其中教室五间。教室装置电化教具器材;展示区呈长方形,南北向,约200平方米,亦如二楼展厅规模。由一粟先生延聘德才兼备之良师任教,一粟先生亦亲执教鞭。积多年之办学功德, 口碑所传,时有闻之者慕名来访;皆交口赞誉有加;而求学者与家人亦津津乐道本院之师资优良,授课得力,口口相传,自成蹊径。到访者异口同声,谓市内同一级画院,未见能与之匹比者。

掌门人郑一粟先生为人真挚诚实,虽胸无城府,而于书艺及教学之道却极具见地,堪称行家里手,与之谈艺事,如沐春风。先生年逾不惑晋三,却阅历沧桑。其为艺也情深意笃,其为道也坚毅苦行。观其狂草大作,狂而不野,开合有度。深究之,可直溯远古渊源逮及诸家名流而衍新意。由是先生之法眼高妙入微,其执掌门户、延用人才之道,遂如鱼得水;见诸三楼师生展示区之教师示范作品与学生习作精品,合80 幅,各略其半;前者严谨精专,无俗气;后者则基本功扎实。无时下急功近利之通弊,戒拔苗助长之祸患,足证一粟先生治学兴教理念之本源。教习科室虽尽显现代气派,然国粹元素仍据主导,实膺岭南国画院“国”字之魂,各教室所见,按历史源流而序列之金石碑刻版本,翰墨丹青图录比比皆是,张悬各教室四壁。室内置历代名家从艺轶事书刊论著;学员可按图书目录分类取阅,以便对相关之艺术史论述研究,提升理论高度。课间,教师与学员互动频繁,教学相长蔚为成风。

复回二楼厅间,笔者静坐书画创作间前,未几;有众书画同道驾到,聊及书画印章之事;笔者不经意睹桌上印章一方,为之前未见者;细观之,小篆朱文,曰“三斋堂”遂就教座上方家,某君曰:“三斋者,苦行而为之也,从艺者必备苦行僧之笃行坚忍,始修成‘艺’之正果”。忽见一粟先生亦至,笔者询之然否,先生顾笑而未应。

文/梁定祥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